張懸 無狀態

 

打來的是一波一波的浪,

打的我好心驚膽顫。

在牆壁上貼了待完成的事項,

才發現原來好多事情等待著我一一去解決,

好像會這樣一直忙下去,

然後不知不覺的,我畢業(or延畢)了。

 

 

 

常常會想要說,

每一樣我都想要去學習,去沾一點,

但總是要有拿手的,

我想了想可能只有新聞吧,

但是現在對新聞的熱情還沒有減退,那就趁現再趕快在加緊腳步多衝出一些作品出來了。

今天和林老師ㄧ起到採訪,從他的眼神談吐中,我發現他對新聞已經割捨不下,

狂熱的細胞還在他身上不停的繞著,那種求知若渴的態度,讓我好羨慕,

很喜歡和他一位這麼有內涵的人聊天,可以在那短暫的時間裡以為我也是跟他一樣的人。

 

 

 

今天採訪在台灣落地生根12年的美國人,

頓時我不禁感慨起來,

他一剛開始是忍受了多少異樣的眼光,在一個完全不熟的異地生存,

當他反覆的說著我愛台灣我愛台灣,

從他的眼中我看見了好精神的影子,

還沒多少台灣人熟的老子道德經,他卻已經滾瓜爛熟,還可以說出一套哲學出來,

還沒多少人會玩的尪仔標,他卻已經帶回了美國,和美國的人一起玩樂。

他不只是在這裡紮根,還發揚了台灣文化,

那我到底做了些什麼呢?不是因為我年紀小所以我什麼都不用做,

而是我現在就我目前所學我到底可以為台灣做什麼?

 

 

 

我是一個很不擅長人際關係的人,

因為容易動肝火然後又常常心情就寫在臉上。

還滿喜歡一對一聊天的,因為只跟他聊天,

在這個空間裡就只有我們,可以簡單的把想表達的事情說出來,

不會有三人成虎的事情發生,

那是一件很令人享受的事情。

當人一變多時,反而想說的話也就縮起來了,

也就只有流於表面的聊天而已了。

最近很常不知不覺的陷入了長時間的思考,

這時候就需要長輩們用他們的知識來替我解圍,

謝謝那些曾經點醒我的長輩們,

運用你們的多年人生經歷,告訴我現在要去堅持的點是什麼。

我不想討好人,我也不想別人來討好我,

大家作好自己圈內的事情就這樣讓它安靜的流去,

林間的樹聲不斷作響也不去管它,

瀑布下的醍醐灌頂。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會去規劃自己的未來,

還是說會覺得規劃了也不一定會實現,那又為什麼要規劃?

但是大家都來到了老大不小的三年級了,

真的希望大家都可以振作起來,

希望以後在工作的時候,譬如遇到同學在友台工作,

我還可以跟我的同事說[安啦,這是我的大學同學],

什麼之類的話,哈哈哈講的有點好笑,

但是是發自內心的。

我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是越來越散,

是累了還是對所學的絕望了?

真的希望大家畢業後都可以有一份想要的工作,

然後在各自的地方大放異彩,

那我想這會是一件很令人興奮的事情。

 

 

 

是的,

每個人都要自己去掌握的。

創作者介紹

潔西@尋找平衡的日子

jessie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